欢迎来到人行者拓展!

人行者拓展

400-027-8683

月的一个周六晚上,训练营中,两队对擂,每队都有20来人,目标是各队选出领袖,带领所有队员,依靠集体力量,共同打破一项世界纪录。从第一轮开始,哪队输了,那队的领袖就要做俯卧撑,依次翻倍,204080160……没有达到目标,不能出场地,不能喝水,更不能回去休息,直到达到目标,游戏才算结束。(教练说,他就曾经做过640个俯卧撑……) 那个世界纪录看起来遥不可及,两队都没有什么信心。

 

对拼几局下来,两队各有胜负,大家尝试了各种办法,想提高成绩,但却频繁出错,犯规。而且,两队的成绩距离世界纪录还相当遥远……差不多过了夜里0点了,这局,我队以微弱优势胜出,而对方那队的领袖则要做160个俯卧撑。那位领袖,一个女孩,大约16出头,很瘦,看起来,胳膊也没什么力气,平时可能做一个严格的俯卧撑都挺难……她趴在两队中间的空地上,慢慢的,1个,2…18…19……做一会,匍匐在地歇一会,两队队员都不能讲话,也不可以帮忙,或代劳。场地的灯光放暗了,骇人的音乐和教练冷静的男中音响了起来。我看着那个女孩,想着刚才自己迈出一步挑战做领袖,有多么不自量力。发现自己对一个领袖要肩负的责任,要付出的代价理解地还肤浅的很。更让我难受的是,我不是正在做俯卧撑的她,如果我是她,硬着头皮,咬紧牙,埋头做就是了;可现在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什么都做不了,耳边充斥着那悲愤的音乐和教练蓄意的旁白,刺痛着我的神经,煎熬着我的内心。我坐在地上,脚却不住在沙地上狠狠地来回地磨着……在女孩做到60个时,我的眼泪已经淌了满脸,坐不住了,站起来先冲向了放音乐的地方,你们能不能不放这些煽情的音乐了?”3个工作人员表情愕然地看着我,没有回答,其中有人,望向了蹲在稍远处的教练。

 

我立即转向,走到教练跟前,也蹲了下来教练,和你说个事,能不能不放那些煽情的音乐,别说那些煽情的话了?结果已经很残酷了,让她安安静静做就好了。

 

教练看着我,很镇定,你知道吗?一定要放这些音乐,说这样些话,不然,那些人是不会真正被打动的。他们还会继续这样的状态,他们今天晚上也决不可能达到目标。

 

可这些音乐,只会使我和一些像我这样的人被触动,有的人,无论你放什么样的音乐,他还是那样的,不会有什么变化的!我的声音已经哽咽。

 

人在晚上,尤其是12——1点间是最真实的,这个游戏我只会放到晚上做,因为在白天一定没办法成功。

 

可那个女孩子怎么办,这样做下去,她的手臂会断掉的。

 

教练认真地看着我,我们做过研究,几百个俯卧撑不会有什么运动伤害。

 

那万一呢?你们有没有给她买意外保险?

 

有。

 

多少?够吗?如果她失去劳动能力,够她生活,够她赡养父母吗?眼泪继续淌过面庞,质问却越来越强硬。

 

教练这时不再答话了,他拍了拍我的脑袋,归队吧,我知道你很善良。

 

我愤愤然起身离开,心里其实明白,我的抗议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
 

对方队的领袖,那个女孩,还在继续做着俯卧撑。我找了个角落坐下,不想让队友看到我在流泪。就算眼泪还是管不住的往下掉,也尽力让自己镇定,嘴里已开始重复练习着我们队的任务,心里提醒着自己,快点达到那个成绩,不要再让我们队和对方队的领袖做那么多俯卧撑了,我也能早点结束这心底的煎熬。

 

隐约中,音乐的音量好像小了,好一会教练也没有说话。可我心里的声音太吵了,几乎弄不清楚场地内的状况。慢慢地,情绪平缓下来。听到教练在说,你们的领袖还在为你们刚才的表现受罚,你们现在是怎么想的,我不清楚,可我很怀疑你们的状态是不是能在下一轮胜出,如果下一轮你们再输掉,你们的领袖将要做320个俯卧撑。刚才,对方队有一个队员为你们队长受罚来向我抗议,我想告诉大家,160个俯卧撑多吗?320个多吗?640个多吗?如果一切能够重来,如果失去的一切能够再次回来,我愿意做640个俯卧撑!但生命只有一次,机会也只有一次,发生过的事情永远不会再重新来过,你做多少个俯卧撑都没有用,你有的就是现在,做好现在,不要等到让你的领袖做640个俯卧撑时再去后悔……”

 

终于,灯亮了,那位领袖结束了160个俯卧撑,比赛还要继续。同样在每轮比赛前给各队10分钟练习时间,队友个个面色凝重,好几个人都喊着,“大家快练吧,快点打破纪录,游戏就结束了,他们也不用做俯卧撑了!对呀,这是最好的办法!大家快练!这时,再没人去辩论、争执哪个方法才是最好的,每一人都牢牢谨记着任务,观察着大家的速度,努力地快速作出反应,令我们惊喜的是,成绩突然提高了很多,离世界纪录好像不是特别遥远了。教练似乎也希望两队能够快点结束,不停地给予指导,并在最后时刻,教给了我们让队伍达到巅峰状态的诀窍,当队友们围成圈、抱成团,齐声呼喊时,那种振奋和力量传递在我们的脑海、心间,让我们顺利地突破了原以为不可能攀爬的世界纪录。战斗的兴奋,胜利的喜悦,将刚才的疲惫、难过、压力和酸痛统统冲散了。而对方队在教练给予二次机会的情况了,取得了更好的成绩。

 

在大家还沉浸在突破世界纪录的团队成绩时,教练叫大家席地坐下,叫出来两队的领袖,给大家分析了下刚才的各队行动与背后的心里状态,并遗憾的表示,后面本来还准备了更精彩的音乐,可惜我们没有机会欣赏到了……

 

对不起了,教练。你精心准备的音乐和旁白,被我斥为煽情,虽然您没有生气,但多少让您的安排受到点小波动。

 

我想,我应该向你道歉。音乐是用来沟通心灵的,用做训练中的手段本无可厚非。但是,我想说的是,每个人从音乐中感受到的是不同的,音乐的作者释放的是自己,听众通过音乐,与自己的心灵沟通找到自己,尔后,音乐与听众,就像字母X ,在音乐这一共同点交汇,又各归各的路……当年,托尔斯泰听着贝多芬的en ut mineur交响乐,饱含泪水,大骂贝多芬畜生!”……罗曼罗兰的在后来的描叙中,写到,音乐对于一般没有感觉的人是不会变得危险的,一般感觉麻木的人决不会受着音乐中病态的情感所鼓动。必得要生活富丽的人,如托般,方有为这种情绪而受苦的可能……”我,没有大师的境界,但音乐于我,就像拔启了闸门的旋钮,崩溃了堤坝的蚁穴…… 一不小心,洪水就会扑面而来,将我淹没。对于您的抗议,只是出于护闸保堤的本能。请原谅!您多担待了,谢谢。

 

附:教练放的不是什么很特殊的曲子,只是一些普通的通俗乐、流行乐。在这里也不透露具体是什么游戏任务了,希望大家有机会能身临其境,自己体会才有意义。

以上文章为某公司学员撰写

 


标签:  拓展训练 拓展培训 素质拓展 领袖风采
人行者拓展
武汉人行者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
非凡体验为团队创造价值
027-88775201 | 027-88231087

友情链接:中国登山协会  中国户外协会  中国户外资料网  中国自助旅行  国际登山运动联盟  亚洲攀登联合会  中国马拉松  户外拓展 拓展器材




技术支持:光谷网络